产品分类
新闻中心

欧债“寒流”逼近 化学品如何“化危为机”?

  2月13日8版针对欧债危机给精细化工行业的影响做出了具体分析和形势判断,以及我国精细化工品在欧债危机中与今后发展面临的问题,通过业内专家的声音为行业发展提出中肯的意见。本期将目光转向化工产品另一领域——大宗化学品与基础化工品。在自下而上的欧债“寒流”影响的背后,我国大宗化学品与基础化工品发展如何实现快速发展?面对危机挑战,在国际经济一体化的大趋势下,我们应当如何面对?请看——
  
  -2012年1月16日,标普评级宣布将欧洲金融稳定工具(EFSF)评级由AAA下调至AA+,状态为待定。
  
  -2012年1月31日,在欧盟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27国一致通过了“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SM)”。
  
  -2012年2月13日,欧盟再遭“当头一棒”,穆迪下调了欧元区6个国家的信用评级,并将奥地利、法国及英国的AAA评级状态改为“负面”观望。
  
  -2012年2月29日,欧洲央行推出第二轮再融资操作,通过3年期长期再融资操作向银行业发放5295.3亿欧元资金。
  
  -2012年3月2日穆迪投资者公司将希腊主权债务评级下调至在未发生违约状况下的最低评级——C级。而由于希腊政府发生违约可能性很大,穆迪将不给出评级前景。
  
  冬天,大家爱把一个个雪橇接成“长龙”在冰上滑行。坐在末端雪橇的人有这样的感受:领头雪橇刚拐弯时后面毫无动静,但这种变化经过中间一个个雪橇传导过来,末端雪橇往往是大“甩尾”。
  
  当下,持续发酵的欧债危机正向中国吹来阵阵寒风。看似安好的基础化工品和大宗化学品生产企业或将遭遇类似的传导效应。
  
  中国石油石油化工研究院战略与信息研究室主任李振宇指出,欧债危机对基础化工品和大宗商品的影响是通过下游向上游一个逐渐推进的过程。欧债危机导致我国机电、纺织、玩具等日用品出口商品量减少。此类商品需求不振,最后会传导至上游原料行业,出现大宗化学品需求减少、价格难以提振、市场低迷等情况。
  
  作为产品加工链条中的上游产品,基础化工品和聚乙烯、聚丙烯、合成橡胶等大宗商品,以组成成分的角色“藏身”于机电、纺织服装、玩具、塑料制品等各种加工商品中。
  
  仅从消费量来看,机电领域里的家电等产品是塑料的第三大应用领域,封装树脂、磁介质基材、各种电缆、家电产品外壳、各种电器零件和日用品等,处处离不开合成树脂、合成橡胶。纺织衣物的主要成分则是合成纤维,如涤纶、锦纶、腈纶、维纶等。再向前追溯,这些产品原料则是聚酯(PET,PBT)、聚乙烯(PE)、聚丙烯(PP)、聚丙烯腈(PAN)、乙二醇(EG)、丙烯腈、苯乙烯、丁二烯等。
  
  而机电产品、纺织衣物都是我国出口欧盟的主要商品。据统计,2011年前5个月,我机电产品对欧洲和北美洲重点市场出口占比分别为22.2%和18.9%,占出口总量的41.1%。其中,欧洲是中国机电产品最大的出口市场,出口贸易额达806.5亿美元。在我国纺织品和服装出口的主要国家或地区排序中,欧盟同样位列前三名。
  
  目前,为应对欧债危机,欧盟各国财政紧缩措施频出,欧洲整体消费需求呈现疲软走势。其中,机电、纺织等此类可削减的消费类产品首当其冲。欧洲化工理事会已经将2012年欧盟化学品产量增速从2.5%下调至1.5%。
  
  虽然在中国对欧盟主要出口商品中,难寻基础化工品和大宗化学品的踪影,但它们将会间接体验此次“寒流”。
  
  “欧债危机的影响从下游消费领域传导到基础化学品领域,可能需要一个季度到两个季度的时间。”李振宇认为,在经历过传导滞后期后,今年一季度,基础原材料和大宗产品相关经济数据将反映出欧债危机造成的影响。欧洲今年经济形势总体疲软,欧债危机的影响将在二三季度有明显体现。除了受到下游消费向上游的传导效应外,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大背景下,我国进口化工原料价格下降对国内相关企业的冲击同样不可小觑。
  
  作为“世界加工厂”,中国是全球化工原料主要消费市场,既是基础化学品主要产地,又是大宗化学品主要进口国家。李振宇指出,市场低迷时,价格往往由生产者中生产成本最低者决定。对于国内石化企业的发展来说,中东相对廉价的大宗化学品出口在市场低迷时带来的冲击更大,导致国内生产的有些大宗化学品甚至没有边际利润,受损面进一步扩大。
  
  中国石油和化工联合会国际合作部主任庞广廉说,目前多种因素导致中国石化企业正在逐步丧失基础化学品的优势。中东及部分独联体国家生产尿素的竞争优势已大过中国,摩洛哥、突尼斯等国磷酸盐资源丰富,生产磷肥等方面的优势也在逐步显现。
  
  当然,没有一个企业愿意被动等待欧债的传导效应。在我国基础化工品和大宗化学品结构性过剩、科技创新不足、集中度偏低等问题突出的大背景下,解决危机还是要从这些方面入手。李振宇说,一方面要通过大型炼化基地的布局,进一步优化我国炼化产业集中度,形成沿海炼化产业集群,优化资源配置,提升石化行业整体竞争力;另一方面,对于各企业要进一步加强精细管理,采用先进适用技术节能降耗,进一步加大新产品开发力度,促进产品结构调整,多生产附加值高的专用料,减少“大路货”比例,提高产品的利润空间和市场抗风险能力。
  
  “减少化工产品能耗,加强产品“绿色研发”,以便更好应对欧盟不断提出的各种非关税贸易壁垒,是当前企业面临的一大任务。”庞广廉指出。
  
  对于国内石化领域弥漫的担忧情绪,李振宇强调,欧债危机必然对我国石化企业产生一定影响,而且短期内不可忽视。但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使得大宗化学品市场有一个稳定的长期向好的市场,外部需求疲软会通过内部需求来消化。
  
  各个企业应紧紧抓住机遇,“化危为机”。在这个过程中调整快的企业在危机过后往往更具竞争力。
返回上页